虚商|铁塔|联通,通信业混改的一波三折
2017-08-18 17:40:12
  • 0
  • 0
  • 1
           虚商|铁塔|联通,通信业混改的一波三折
 

      通信业混改概念的提出有些时日,终其根本在于经过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大发展,通信业的粗放式的经营状态,利用人口红利带来的规模化效应,走到了末尾,基本宣告了一个通信业改革初级阶段的结束。这期间的网络不断升级,通信业围绕基础业务和市场份额的几次拆分重组,也都没有达到预期的初衷。互联网公司的异军突起,业务迭代模式的替换,运营商自身的体制惰性和不可逆转的市场规律,都使得传统电信运营商的转型,不可能仅限于业务和模式的转型,在体制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无人也无法触及的情况下,利用资本的介入,从而撬动业务和运营模式的根本性改变,也不失为一个无奈之下的有效尝试,通信业的混改,就是被寄予一定希望的破冰之举。
      这个破冰之举到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有三个样本,这三个样本的出现时间和背景及载体各不相同,却集中透漏了这个破冰之举的举步维艰和步履蹒跚,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通信业从初级阶段的改革,向纵深方向跋涉的错综复杂,以及牵涉的各方利益纠集的博弈程度。也验证了那句话:改革的继续深化阶段,是要啃硬骨头的!这不仅是对国内全面深化改革的形象描述,同样也适用于通信业的持续改革的真实写照。
      通信业混改的这三个样本,可以按照出现时间,业务载体,运营主体,资本属性,企业性质,目前状态等几个方面区别,可以说一目了然,对整个通信业的横向和纵向的发展局面,也有个最基本的初步认识和大概的理解,也便于对通信业混改一波三折的掌握。

      虚商的诞生,按照时间段上,可以说出现的最早。而比照国外类似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出现,国内的出现时间节点和市场状况,可以说整体看,象征的意义大于实际的运营意义。这其中有当时的大环境因素,也有通信业自身的需要,才形成了目前尴尬的鸡肋状态。
      按照虚商当时设定的计划内容,除却对三大电信运营商基本业务的补充,更需要这些涉猎其中的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者,凭借先前自身的企业所属行业背景和特色业务,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传统业务进行提升和转化,从而间接推动三大电信运营商日渐没落的传统基础业务。而最早提出对通信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概念,也是从引进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开始,但此时的混合概念,还只是停留在业务层面,只是通过业务的转售部分,来试探性的进行深化通信业的改革,所迈的步伐,还是保守的恪守着传统的谨小慎微的意识。
      虽然目前来看,几年前如火如荼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已经大势所去,陷于流产的境地,获得试点的这些家企业也都使出浑身解数,来化解自身所沉入的困难状态,整体看来,没有几家达到开始预想的运营状态,整体亏损和运营情况不佳,更多的勉强维持,力求坚持到正式运营牌照的发放,再图谋接下来的何去何从者为多。
      而从监管部门看,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商的定位和后续存在的诸多乱象,始料不及,骑虎难下。这从目前首批获得试点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商,早已经过了当初约定的试点时间,而正式运营牌照迟迟难以发放,一拖再拖,直到目前的尴尬,都是一个相对不言而喻的证明。如果目前马上发放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商的牌照,而实际上,目前在线运营的这些家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商,鲜有几家达到正式的运营标准的,基本上都是文齐武不齐上午敷衍运营情况,远远低于正式牌照发放标准的运营要求,而随着运营商目前政策的调整,这些试点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商,想要达到监管部门设定的运营标准,会越来越难于上青天了。
      按此看,通信业混改的第一折,通过基础通信业务的混改,达到对整个通信行业业务的提升和促进,好像遥遥无期了。

      中国铁塔的诞生,虽然是出自三大电信运营商,人员,资金,业务,模式,只不过是相当于三家通信企业类似业务的集中划拨和调配,也祭出了通信业深化改革试验田的口号,被赋予全新的通信业深化改革的使命与重担。从其开始的轰轰烈烈,囊括三大电信运营商的所有基础通信服务设施的提供者,到运营两个月后的改弦易辙,变成了单一的铁塔业务单元的单一性,可见通信业的深化改革的复杂性和矛盾性,绝不是一挥而就的简单行政指令,就可以完成一个沉积多年的行业顽疾的摒除。
      其实中国铁塔开始运营到目前,几乎和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的时间段相同,只不过所属的业务范畴和运营初衷不同,但本质上却都是对全面深化通信业的改革的有益尝试和有针对性的探索,从这个意义上看,既然是尝试和探索性质的全新改革,也应该允许有何设计之初有误差的宽容和偏颇的存在。但中国铁塔和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截然不同之处,也是中国铁塔得天独厚的组合优势所在,貌似截止到今天,并没有在预定的时间之内,实现最初预定的效果。更像是虎头蛇尾的舞台秀,靓丽的出场之后,就灯光暗淡,灰蒙蒙的禹禹独行。至于中国铁塔开始承诺的几个步骤,又修订为三步走,却走的颇为艰难和蹒跚。
      这期间,中国铁塔虽然也尝试作出自身的努力和姿态,也重新引进了三大电信运营商之外的股东,但杯水车薪,还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运营的需求。而对于铁塔公司设定战略规划开始,以及实际运营之后带给三大电信运营商的预期效果,三大电信运营商从最初的抵制到使用铁塔公司提供服务的微词,上市步伐的实际延后,都使得通信业混改的境况,面临着一个全行业的挑战。
      中国铁塔从诞生到目前暂时性的困境,虽然和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面临的情况不同,其实都是整个通信业外部大环境不同矛盾的体现和多年来通信业自身被逐渐边缘化的集中反映。这既有对以往通信业大发展大建设大繁荣的过度竞争的排斥,也是对整个行业缺乏处于国民利益的过度服务的警告。回顾这些年通信业的发展,在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服务上,功不可没,但放大到行业需求和消费者的感受度上,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过度服务使自身陷入到一个矛盾的陷阱之中,至今还没有足够的重视和修正。这也使得通信业的改革越改革,用户的体验和感受越低下,诟病越多,也是通信业服务根本性扭曲的原发病灶之一。
      可以说,中国铁塔的混改境况,是通信业混改的第二折。至于中国铁塔是否能够如愿以偿,在今年年末实现上市,步入一个良性发展的轨道,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通信业改革试验田的欣欣向荣,承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高效省俭的目标,同时中国铁塔也实现自身的其他增值服务,我们拭目以待,衷心祝愿!

      中国联通的混改,与前两个的混改目标和内容及形式迥然不同,但归属目标是一致的,探索全新的通信业深化改革的最新载体。如果说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和铁塔公司都同属于实验田的性质,中国联通的混改却是减少了试验的性质,更多的是对混合所有制在通信业全面实施的真枪实弹。这从中国联通三番五次的动作上,看出谨小慎微的谨慎,马虎不得,失败不得,回头不得,确保政策到位,一步成功,带动整个通信业的全面深化混改的局面大好。而目前所有民间与半官方的混改方案分析,无论细化到何种程度,都会然不过一个基本的主导权问题,或者说主导权多少的问题。
      中国联通此次混改的关键,不在于引入资本的多少,而是通过资本所属公司的资本引入,注入所属资本公司的业务体系和实际运营方式的输入,从而破解困扰电信运营商多年的体制上的死结。这和当初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输出,设想通过获得转售运营资格的所属其他行业的企业,带来一种全新的业务和运营模式,基本上是异曲同工。都是要彻底打破目前限制运营商突围的体制所限,捆住运营商手脚的运营模式和形式,这恰恰是目前获得进入资本企业的强势所在。
      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运营商之所以陷入目前的鸡肋境况,除了自身出发点不一,投入和预期不足,差异化运营业务尚无突破等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监管部门和运营商之间的链条上,没有任何业务主导权,更别谈话语权和决策权了。所以中国联通此次的混改成功的最终发力点,在于注入资本企业通过自身业务影响力,在中国联通的日常业务运营中,最终取得的多少份额的实际运营影响力,否则再多的资本注入,也改变不了中国联通的现状,而对整个通信业的深化改革,也不会带来更多的实践经验,倒是又会平添了通信业深化改革的挫败感和丧失了又一次宝贵的寻求行业转型的探索机遇。
      
      无论是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中国铁塔,中国联通的混改,都不要孤立的看待其中的一个节点,而是要完整的从整个通信业的整体来看待,客观的分析表面和背后的情因,看到通信业全面深化改革的努力和艰辛。即使其中一个环节夭折或者没有达到预期目标,都要找出客观的原因。尽管类似的现象在通信业被重复的几率非常低,但对整个通信业可持续的全面深化改革,仍然具有极强的警示意义和悲壮的里程碑式的纪念。毕竟这个行业为了国民经济处于上升时期的发展,承担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基础通信设施的承载任务,功不可没也不能没。随着时间的推移,移动通信业务转售运营商,中国铁塔,中国联通,都会通过自身的努力,在通信业持续深化改革的进程上,或者失败,或者平庸,或者成功,呈现不同的运营结局,给关注者一个顺理成章的背影,给行业一个经典的案列,好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